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内容

按件计酬不影响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认定

  日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定,新疆某物流公司乌鲁木齐大湾南路营业部与快递小哥丁某之间存在劳作联系,付出丁某未签定劳作合同二倍薪酬差额27179元;付出经济补偿金4043元。

  

  2018年6月20日,丁某自备车辆到新疆某物流公司乌鲁木齐大湾南路营业部,从事快递投递作业,薪酬按计件核算,两边每月结算薪酬。

  

  作业期间,两边未签定书面的劳作合同,2018年10月,大湾南路营业部给丁某付出薪酬2903元。

  

  2019年1月31日,两边产生争议,大湾南路营业部将丁某踢出了作业群,中止了丁某的作业。

  

  2019年6月,丁某申请劳作争议裁定。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劳作人事争议裁定委员会作出判定:确认2019年6月25日免除丁某与大湾南路营业部之间的现实劳作联系;大湾南路营业部付出丁某经济补偿金5327元及拖欠薪酬20657元,付出未签定劳作合同二倍薪酬33560元。

  

  大湾南路营业部以为,丁某自备车辆承包其公司所属片区快递投递作业,不符合劳作合同法规定的由用人单位供给东西的特征,不服裁定,向乌鲁木齐市天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法院审理后以为,丁某自备交通东西,按件计酬,每天按时到营业部收取快递,负责特定区域(作业地址)的快递投递作业。营业部对丁某迟到扣款,请长假组织机动人员代替,表明丁某在作业时间、作业地址等方面均遵守营业部的组织指挥,即两边之间存在办理与被办理的联系。至于按件计酬,只是计算薪酬酬劳的方式,并不影响两边法律联系的性质。营业部与丁某因薪酬结算等产生纠纷,应当依法处理。营业部将丁某踢出了作业群,与其免除劳作联系的做法,不符合法律规定。营业部应当付出丁某违法免除劳作联系赔偿金。

  

  一审判定后,丁某不服,向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改判营业部付出丁某薪酬20657元;付出未签定劳作合同二倍薪酬33560元;付出免除劳作联系经济补偿金5327元。

  

  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以为,丁某对一审法院依据查明现实判定由大湾南路营业部付出其薪酬19011.5元无异议,但上诉称,其在大湾南路营业部作业期间还将一部分快递单据交给了大湾南路营业部,该部分薪酬未计算在拖欠薪酬数额内。当事人对其建议有职责供给证据予以证明,未供给的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丁某不能证明除现有快递单据外,还向大湾南路营业部交了未核算的快递单据,故对其建议难以支撑。丁某根据上述理由建议未签定劳作合同二倍薪酬以及免除劳作合同经济补偿金差额部分同样无现实依据,不予支撑。终审维持一审法院判定。